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文学论文 > 写实类末日小说|论“新写实”小说的“世俗化”倾向

写实类末日小说|论“新写实”小说的“世俗化”倾向

来源:文学论文 时间:2018-11-23 点击: 推荐访问:大众文化的世俗化倾向

【www.ho59.com--文学论文】

  【摘 要】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新写实小说”继寻根小说和先锋小说出现后而产生。不少学者对新写实小说的世俗化出现的原因,及其表现和意义做了深入研究,本文对这些研究成果做了一个综述。
  【关键词】新写实小说;世俗化
  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作为创作潮流的“新写实小说”继寻根小说和先锋小说出现后而产生。更多的表现出社会转型期文学世俗化的价值取向,即追求物欲而淡化理想,趋于平庸而消解崇高,所描写的对象多为庸常之辈的凡俗人生,既没有明确的理想,也没有澎湃的激情,而多为世俗的的经验和感性的欲望所纠缠,这种“原生态”的生活即被视为意义之所在,不少学者对新写实小说的世俗化出现的原因,及其表现和意义做了深入研究,现对这些研究成果做一个综述。
  一、“新写实”小说“世俗化”的成因
  政治因素是文学思潮形成的重要原因,学者徐翔在《浅论新时期文学世俗化的成因》中指出,“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社会转型直接为文学世俗化提供了‘温床’。”在文革中,由于泛政治化社会氛围的影响,理想、信念成为人们关注的主题,人们沉浸在构建乌托邦神话的近乎疯狂的精神状态中,关注世俗生活则会被认为是小资情调。政治大革命结束后,历史潮流的驱动、现实生活的改变和时代的变化粉碎了人们的“乌托邦”理想,化解了人们的政治情结,“文革”已经成了一个正在淡忘的噩梦,人们从其阴影中走出,政治意识渐趋淡化,日益关注当下的世俗生活。
  知识分子心态的转变对文学流派形成起着重要作用。新时期的时代背景、经济形态、大众文化的形成,激活了世人的世俗化欲望,影响了人们的心理状态,知识分子也不例外。从某种程度上知识分子代表的是一种批判立场,是大众的喉舌和社会的“良心”。而新时期,伴随着社会的变革,世俗化取代乌托邦成为人们的追逐对象,世俗化被夸大为一种新的乌托邦,这个转变使知识分子在社会结构中的地位被彻底动摇了,正如陈刚在《大众文化与当代乌托邦》中所说“知识分子由在传统社会中发挥启蒙功用的指导者或社会导师的角色,贬为工业组织中的普通的白领工人。”因此,世俗性的情绪流露于作品之中,作家们从目击身闻的事实出发,搁置了沿袭多年的以革命与启蒙的名义附加在生活上的各种意义,就事论事,真实客观地摹写生活。同时,学者冒建华曾在中说《从城市欲望到精神救赎-当代城市小说欲望与审美关系之研究》道“在20世纪80一90年代以前,是传统的‘共名’时代,而进入20世纪80年代以来,则进入了真正的‘无名’状态,‘无名’时代真正来临。”高秀芹在《文学的中国城乡》中提到“在‘无名’时代,城市不再只是性产的城市,城市文学也不再只是工业文学(工业文学己经成了一个历史名词)城市作为生活空间与存在空间的意义被彰显出来,与生活密切相关的私人性(个体利益、生活情趣、个人爱好、小我情感、私人空间)得到承认和尊重”。新写实小说呈现出世俗化倾向。
  一个民族的文化渊源对文学的发展起着重要作用。中国文化以儒道为主脉,而其哲学观和人生观基本上都表现出来很强的世俗化倾向,即立足于现世人生建立其宇宙观和本体论,而不是以彼岸世界为参照,设计宇宙与人生图景,对宗教没有很大向往。陈江风在《中国文化概论》也提到“国人不需要宗教,是因为它们已经受教于儒学。”我国历代的文学作品都表现出了世俗化。池莉曾在《池莉访谈录》中就通俗文学和纯文学谈到:“我们的小说由祖宗到在,从来都是一种通晓世俗蔑视庙堂的艺术,我们历代的优秀作家,无论是他的艺术直觉还是理性思想都是在热情地肯定世俗生活……”
  二、“新写实”小说“世俗化”的表现
  在题材上,“新写实”小说,放弃了理想的乌托邦冲动,而是以大量“原生”的生活状态和琐屑的日常生活场景为题材,让生活现象本身成为小说叙述的中心,逼近生活本身,表现庸碌的人生百态,琐屑的日常烦恼,零乱的世俗经验,展现生活本身的艺术魅力。刘恒的《狗日的粮食》、《伏羲伏羲》表现人的原始望;方方的《风景》再现汉口“河南棚子”中底层平民辛苦而麻木的生活;刘震云的《一地鸡毛》描写普通机关职员的琐碎生活,《烦恼人生》开头用了一个非常简单的句子: “早晨是从深夜开始的”,这些都是新写实小说世俗化表现的的典型缩影。
  (一)人物形象
  在人物形象的塑造上,“新写实”小说着眼于平凡普通的小人物,塑造了一批世俗化的典型人物,小市民、小知识分子,工农兵中所谓的“落后分子”纷纷走入作者的视野。使广大普通读者阅读之后,在得到心灵慰藉的同时,也深受启发和鼓舞。如同刘小枫在《(沉重的肉身)现代伦理的叙事纬语》中所言:“难受的时候,听一个命运相似的人的故事或讲讲自己经历的故事,心里就好受多了。”丹纳的艺术价值判断“三标准”中,“‘第二个标准’是-特征的有益程度。所谓的‘有益’丹纳认为是那些能够帮助一个人达到目的的‘力’”。“新写实”小说中塑造的最多也最成功的人物,虽然都是相对平凡的普通人,但是他们的生活经历、处世经历,对普通读者潜在的影响力是不容忽视的。
  (二)思想主题
  王晓明曾在其作品《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论》中说“文学是人学,对于人性深度的追求与探索是文学永无止境的追求,是文学永恒的主题。”在思想主题方面,新写实小说的作家以直面人生的勇气和真诚,以多元的思想意识和新的艺术手法,以新的哲学底蕴和历史意识关注底层社会,触摸小人物的灵魂,“新写实”小说力图还原生活本相,展现生活的世俗性,作品将一切宏大崇高的思想观念都排除出去,不再去刻意追问生活的意义。
  张德祥也认为,“新写实”小说共同反映的是当代普通人的生存现实。《苦寒行》、《烦恼人生》、《风景》等作品中,看不到脱离人们现实生计的高谈阔论,也看不到远离尘世烟火的奇思冥想。金元浦和陶东风在《阐释中国的焦虑一转型时代的文化解读》总结道“作家无不将笔墨沉落于这块新旧胶结、冲突、转换的现实土地上,透视人们的生存境遇,生存方式。从衣食住行、生老病死、生儿育女、生产消费、家庭婚姻等基本的生存内容中看一看当代普通人是怎样生存的、生存的质量如何;看一看人们的精神状态、价值取向如何:看一看人们关心的是什么、困扰的又是什么。”
  (三)审美特征
  任何事物都有各自不同的审美特征,“新写实”小说的“世俗化”也有其独特的审美。迈克?费瑟斯通在《消费文化与后现代主义》中指出“艺术与日常生活之间的界限坍塌了,被商品包围的高雅艺术的特殊保护地位消失了。……任何日常生活用品都可能以审美的方式来呈现”。
  对“新写实”小说的美学特征进行归纳的文章是目前研究“新写实”小说最为详备、全面的一类。雷达最早在他的《探究生存本相,展示原色魄力》一文中总结了“新写实”小说的美学新特征:“它们旨在探究生存本相,展示原色魄力"以生活自身的拙朴、丰盈的生命血色,无畏的眼光,使作品呈现出一种浑朴之美,粗野之美,平凡之美,显示出生存本身的硬度、质感和重量。”其他的还有胡全章的《从<一地鸡毛>看新写实小说》,姜智芹、范维山的《论新写实小说的融合特征》,颜景秋的《试论新写实小说》、曾丽华的《新写实:一种在夹缝中生存过的创作思潮》、邹定宾的《理解新写实:一种感伤的意义》等等。张器友也在他的着作《现当代文学思潮散论》中谈到:“‘新写实’小说的美学特征在于:坚持了写真实的原则,而且一些人物的塑造堪称典范”。
  “新写实”小说反映现实生活、塑造人物性格方面的要求,不仅仅是要真实,而是力求达到逼真的效果,还原现实生活和人物的原生状态,不美化、不拔高;面对纷繁复杂的现实社会,作家把卑微、平庸的小人物和他们的吃喝拉撒以及与之相关的喜怒哀乐作为主要题材,讲述远离崇高的小人物平凡的生活经历;作者在构思小说、讲述故事时,已经不再追求精巧曲折的情节,而以时间的自然流动进行叙事。正如禹明华在《浅析新写实小说孕育土壤和美学风格》中所说“‘新写实’”小说独特的美学特征体现出对此前的现实主义创作风格的创新性发展,是其文艺美学价值的很好体现。”
  【参考文献】
  [1]“新写实小说大联展”卷首语[J].钟山,1989(3).
  [2]徐翔.浅论新时期文学世俗化的成因[J].陕西师范大学继续教育学报,2005(2):71.

本文来源:http://www.ho59.com/wx/40795/

好论文网 www.ho59.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好论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