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您的当前位置: 好论文网 > 科技论文 > [中欧商学院入学条件]中欧商学院15周年:商界群星闪耀时

[中欧商学院入学条件]中欧商学院15周年:商界群星闪耀时

来源:科技论文 时间:2019-05-14 点击: 推荐访问:群星影响力秘籍

【www.ho59.com--科技论文】

一所“中欧合璧”的商学院成长的一小步,中国商业国际化进步的一大步。      2009年10月31日,上海大剧院,中欧国际工商学院十五周年校庆综艺庆典晚会。上千人济济一堂,两位校友主持人在台上相互调侃。
  杨澜:“陈蓉,作为东方卫视当家花旦,你为什么要读中欧EMBA呢?”
  陈蓉:“面试的时候,张维炯副院长就问过我这个问题,我当时没好意思说,今天我要坦白:为了赚更多的钱!”
  杨澜:“可是在赚更多的钱之前,你得先花更多的钱。”
  陈蓉:“是啊,我已经交了一大笔学费。”
  杨澜:“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CEO班的学费更贵!”
  陈蓉:“许定波教授说,这是沉没成本。吴敬琏教授说,这是社会资源的合理配置。朱晓明院长说,这是无奈的选择,放眼望去,除了中欧,你们还有什么其他选择?丁远教授,此情此景,你还能说不一定吗?”
  全场掌声、大笑。
  这段女生相声,只是“中欧追梦,追梦中欧”主题晚会的一个花絮,却淋漓尽致地透露出了中欧商学院的文化、魅力,中欧人对学院的热爱和敬意。随后播放的中欧建校十五周年纪录片《使命与梦想》(更早的历史始自1984年北京的中欧管理中心),当他们熟悉的领导、教授、同学、校园风光、青葱岁月一一闪现时,台下传来阵阵喝彩尖叫。
  更多的段子则在私下传播:潘刚(EMBA 2002)到上海补课以后才拿到毕业证,段永平(EMBA 2000)因为没从中欧毕业一直耿耿于怀。跟巴菲特一起午餐的赵丹阳,和号称要做“中国巴菲特”的陈发树,以及金志国都是中欧CEO班的同学。黎瑞刚(EMBA 2003)忙于上海文广的改制现在还没毕业,王中磊(CEO2007)在华谊兄弟创业板上市后第二天就赶到上海参加所谓的“江湖聚会”、中欧校友会换届选举大会……
  在这个激情洋溢的夜晚,朱晓明院长致辞时引用孟子的话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管理改变世界,教育开启未来。铸就昔日的成功,是我们有个‘中欧梦’,追求未来的成功,同样是我们有个‘中欧梦’。”中欧商学院为众多人士颁发了荣誉奖项,其中金志国、陈志列等获“杰出人物奖”,名誉院长刘吉教授、吴敬琏教授等获“杰出贡献奖”。中欧还为已故院长李家镐、张国华教授追授了“终身成就奖”。
  一所“中欧合璧”的商学院成长的一小步,在改革开放30年及建国60周年的背景下,成了中国商业国际化进步的一大步。
  15周年校庆并非应景或怀旧――比起100年历史的哈佛商学院,亚洲一流、跻身世界商学院第一梯队的中欧商学院(MBA课程全球排名第8)仍然有着不小的差距。但15年以来,中欧商学院培养的8000多名校友,已成为中国工商界的中坚力量。中欧自身作为管理教育领域的“特区”,也被誉为一个成长奇迹。
  
  国际共产主义精神
  
  只有在中欧商学院,周小川才暂时卸下央行行长的角色――中欧名誉院长刘吉说,“中欧尊重官员,但不崇尚官员”――过一把经济学家的瘾。
  “十年前(1999年),中欧学院成立五周年的时候,我做了一次演讲。很多事情我不记得,但那一次我记得很清楚,我讲的是如何用博弈论来解释中国加入WTO的谈判、双边贸易的双赢。今天,中欧学院成立15周年,我讲一下数学模型……我觉得应对当前的经济问题、管理问题,不管你是管理一个整体经济还是管理一个具体经济,不管你是管理一家公司还是管理一家部门,决策模型可能对大家都会有好处。”
  10月30日,上海金茂大厦,中欧商学院十五周年校庆招待晚宴。不管周小川讲的是否有人听懂,这都是一个约定:中欧五周年、十周年、十五周年庆典,他都应邀出席。
  周小川演讲完以后,刘吉、朱晓明向他赠送了厚达400页的中欧校史。当晚坐在匆忙赶回北京的飞机上,周小川翻阅此书,对中国MBA教育的肇始,尤其是中欧前身、中欧管理中心(CEMI)的筚路褴褛历史心生感慨。要知道,上世纪80年代中期,他正作为活跃的青年理论家崭露头角,跟吴敬琏等人合着了《中国经济改革的整体设计》。吴敬琏从1984年中欧管理中心成立之初就担任教授,因此周小川很早就认识了中欧的创业元老们:来自西班牙的雷诺教授(Pedro Nueno)、CEMI欧方教务长博思迈教授(MaxBoisot)、说一口流利普通话的CEMI主任杨亨(Jan Borgonjon)……
  当中欧15周年在上海见到雷诺、杨亨,周小川跟他们热情握手,那中间的感情历经岁月而沉淀。对历史感兴趣的周小川,从这些热爱中国、对中国的管理教育做出了巨大贡献的国际友人身上,分明看到了当年马可?波罗、利玛窦等传教士的身影。
  但后来中欧执行院长雷诺告诉《中国企业家》,“不能叫我们为中欧之间的传教士,我们是教授;而且中欧商学院不是我一两个人做的,我们有那么多教授一起来完成的。”
  雷诺也不认为他们所做的事情可以用“国际共产主义精神”这个词来概括,但有趣的是,在60年代国际风云激荡的氛围下,他买过一本毛泽东的着作――当时在西班牙是禁书,他跑到法国买的。1973年,雷诺获哈佛大学商学院博士学位,受忘年交弗兰克?福尔茨教授的影响,也热衷于在世界各地帮助创建商学院。他早年在西班牙参与创办IESE商学院,有力推动了本国的企业发展,这使他更加坚定了信念。他的商学院“传教”之旅还遍及葡萄牙、拉丁美洲。
  很快,他们将目光投向中国。80年代,雷诺担任欧洲管理发展基金会副主席,经常和同事们讨论,美国在二战后将管理教育引入了欧洲,为什么我们不能先于美国人将工商管理教育引入中国呢?这个想法得到了国家经委和欧共体的支持。谈判近两年,1983年初,中欧双方就在北京联合举办MBA班达成共识。当时处于改革躁动的中国求知若渴,先后与美、日、法等国建立了10个企业管理培训中心,但其中只有中美合办的大连培训中心及中欧合办的北京管理项目(CEMP,5年后改名为CEMI)开设了MBA课程。
  1984年9月1日,北京项目比大连项目早一个月入学,共招收学员34名。1989年之后,大连项目等停办――在那个观念冲突的年代,中国第一批合作办学项目曾被视为“西方和平演变的工具”。但CEMI援助项目坚持了下来。1984-1994年间,CEMI共培养了6届247名毕业生,为540余名企业高管提供了短期培训,帮助中国大陆第一代MBA及高管完成了最早的商业洗礼和国际化接轨(比如全英文授课、案例教学法等)。
  1986年,美国《基督教科学箴言报》报道中国第一批毕业的海归MBA:“他们将置身于中国现代化的先锋行列,承担了将西方经济学及管理学理论融于中国改革的使命……走在领导中国工业及政府 部门前进的路上。”实际上,比起他们回国后的水土不服、处境尴尬,CEMI的MBA发挥了更真正的作用。
  事隔25年后,从创建时的艰难到今天的狂欢,雷诺教授非常感慨。“当时我们那都是疯狂的想法,绝对想像不到后来中欧能这么成功,拥有这么大的规模。”老绅士理性而谦逊,他话锋一转,“人们之前也很难想像中国后来发展这么快,所以我想中欧的发展和中国的发展是连在一起的。”2004年、2007年,雷诺教授先后获得上海市政府颁发的“白玉兰纪念奖”、“白玉兰荣誉奖”。今年国庆,他又获得国家级的最高荣誉奖“友谊奖”(100名外国专家中唯一的工商管理教育领域代表),并参加了天安门国庆观礼。
  中欧15周年并不是终点。雷诺教授提醒说,中欧商学院在加纳已经开设了EMBA课程,有很多的非洲学生。明年1月份又要开第二个班了,周边海湾国家尼日利亚、喀麦隆等的学生都会来上课。“当初中欧教授在中国做的事情,现在在非洲也在做同样的事情。中国企业在非洲有很多投资,我们能帮助他们培养当地的员工。”
  事已至此,你还能说这不是一种伟大的国际共产主义精神吗?
  
  中欧基因
  
  “山寨手机之母”荣秀丽的很多人生第一次都是在中欧商学院度过的。
  为了向中欧15周年献礼,以及纪念自己1991年就与之结下的缘分(CEMI-6是中欧在北京的最后一届),天宇朗通董事长荣秀丽第一次穿了露肩晚装――她在家门口的婚纱店加急订做的。在中欧晚会上,人高马大的她穿着这件蓝裙子上台,与真功夫董事长蔡达标、酷6网总裁李善友等校友一起领取了“商业新锐奖”。
  第二天,在参加中欧全球管理论坛间歇,荣秀丽笑着对《中国企业家》承认,“我穿礼服不习惯,但如果不穿,态度问题,如果穿得效果不好,那只是品位问题。”
  像很多企业家一样,荣秀丽也不纠结于那个关于商学院的悖论――商学院到底培养企业家还是职业经理人?黄怒波(EMBA 1996)说,“因为中欧的教育,我才知道战略,才去做企业”。徐航(EMBA2002)说,读中欧的“投资回报率很高”。臧力(EMBA 2002)的毕业论文直接就是饭统网的创业计划书,启动资金则来自四个中欧同学。荣秀丽受惠于中欧的MBA教育,“不夸张地说,中欧改变了我的一生”。
  1991年3月,在中国经济史上也是一个春寒料峭的日子,洛阳拖拉机研究所高级工程师荣秀丽趁着歇产假,和全班其他28个同学一起走进了中欧CEMI位于国家经委经济干部培训中心的教室。接下来的两年,是充实而痛苦的魔鬼训练:“学习压力太大了,淘汰制;每天老师给的作业又超多,很多同学熬通宵;一个小组分工写作文写得驴唇不对马嘴,辛苦到都要崩溃了……你知道MBA毕业那一天我什么感觉吗?我把收破烂的喊来,装了一麻袋的复印资料(那时候我们没有书)全部卖掉,从现在开始再也不要让我读书了!”
  抱怨归抱怨,后来荣秀丽却成了中欧商学院最大的一个“托”――她弟弟是中欧上海第一届MBA,她每年都推荐一批好朋友就读中欧,她还派了50个员工到中欧上企业定制培训班。“所以有人说我在中欧是近亲繁殖。”
  其实荣秀丽与中欧的故事更早就发生了。1986年,中欧管理中心第二届她就想考了,“我选择中欧是出国的一种变相,‘不出国也能留学’,这是中欧最大的特色。而且中欧当时有奖学金,全额Sponsor,给的钱比我每个月工资都高。”但当时招生条件很特殊,你必须得是大中型企业、国家直属单位的干部,还要政审。四年后,荣秀丽才遂愿。
  她非常感激那段昏天黑地、与世隔绝的时光,“90年代初的社会氛围,非常不适合谈创业”,但系统的管理学教育帮助她从技术型人才转变成一个管理型人才。“如果不从中欧学习,我只是做一个小企业家,可能没有影响,当面临跟全球顶级公司合作的时候会有障碍。但我17、8年前学的东西,现在跟微软、高通等合作,不会觉得有多大的不同。这是很要命的!教育真的改变人!我真的被洗脑了!”
  她发现,“中欧出来的人都不可一世的膨胀,这在某种意义上是好处也是坏处。(中欧是造梦的地方?)对,他们玩儿命地造梦,把你的自尊、自信夸张到极致的一个造梦过程。经过这样的人模子,你被快速包装了,你觉得自己掌握了一种所向披靡的武器,就像游戏里你从此过关了。”也就是说,“中欧培养、培育了很多你可以创业的基础需求。我们开玩笑说,创业之前你要找钱、找支持,去中欧晃一圈是必要的。中欧磨不掉你创业的热情,反而会给你更多的东西。”
  1993年MBA毕业后,荣秀丽加入百利丰通讯(天宇朗通的前身)。当时手机还不普及,她就意识到这是未来的趋势。她起点很高,做国际品牌中国总代,“这也是在中欧学的,要骗就高骗嘛!”她掌握的管理利器也派上了用场,“我后来做的代理商方案,就是基于一份市场分析报告延伸而成的。我就是这么起家的,这还不应该感谢中欧吗?”
  更鲜为人知的是,荣秀丽在中欧读书期间就树立了大姐大的风范,人送外号“丐帮帮主”。当时他们穷,只能吃学生食堂,有时候就蹭吃培训中心别人吃不完的会餐。“我们班很多人脸皮没那么厚,一到饭点就跟我说,哎,老大,你去找饭去。很乐的!有个领导人说得很有意思,你们都是未来的国家精英,现在还没精英到有钱买饭嘛……”
  这些甘苦记忆,连同旷课被老师训的经历,荣秀丽都记在了日记本里。他们班聚会的时候,很多糗事翻出来供大家玩味。“我们保持了另外一个很好的传统,在一起不谈富贵,不比较身份地位,就是混。同学中有写书的,有国企副部级干部,你钱多吗?你付账。”
  对于中欧商学院后来的变化,荣秀丽由衷地高兴,尤其是又见到雷诺、杨亨等老中欧人,她感到十分亲切――荣秀丽是雷诺经常挂在嘴边的成功典范。
  荣秀丽觉得有些基因在中欧一直没变,比如学术氛围、注重实践等。她戏谑地用广告词来比较长江商学院与中欧的不同:“你很在乎钱吗?你想要很奢侈吗?你想要搞高级的社交圈子吗?请到长江来。”“你想要成为一个管理者吗?你想要成为一个企业家吗?你想要跟国际接轨吗?请到中欧来。”
  最终,这个很晚才自我意识觉醒的女企业家(“我没想参与历史进程,更多的是环境造就你,但是知识和自信的底蕴支撑了你在这种环境中可以成长”),无意中触碰到了商学院的本质――它唯一的产品就是思想,它唯一的资本就是人力资本。而这就是一届又一届校友从商学院所带走的最珍贵的东西,就像烙印一样,终生相随,永不磨灭。

本文来源:http://www.ho59.com/kj/58538/

好论文网 www.ho59.com

Copyright ? 2002-2018 . 好论文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0015900号

Top